260 宠夫(二更)(1 / 2)

首辅娇娘 偏方方 1522 字 2天前

看到他放着自己的位子不坐,却坐在了萧六郎身边,众人都很诧异。

然而转念一想,他昨晚离席得早,今天又入席得晚,怕是没听到有关萧六郎的那些言论。而他又来自寒门,不知座位的规矩,只怕以为状元与榜眼就是一边一个顶头坐的。

这就是寒门学子的悲哀,看不清形势,拎不清规矩,无意中得罪了人也不自知。

不过众人到底最厌恶萧六郎,对宁致远的仇恨值并没有多少,宁致远要容貌没容貌,要背景没背景,与萧六郎一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

众人很快再次将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萧六郎的身上,不时小声交头接耳,大致都是在非议萧六郎的不是。

萧六郎正襟危坐在垫子上,好似没听见,也好似听见了也选择忽略。

大殿闹哄哄的,他的身影却有些单薄。

宁致远喝了口茶,突然对他道:“我去礼部查过试卷了。我看过你的文章,你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状元,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。安郡王的策问也做得很好,但是比起你,少了几分赤子之心。我想,这才是你真正打动陛下的地方。反倒是我,我的策问稍逊袁宇,可最后是我拿了第三,他拿了第四。可能是因为袁宇是袁首辅的孙子,他很容易出人头地,而我这样的寒门学子,若不考中三鼎甲,就几乎没希望飞黄腾达了。”

萧六郎微愕地看了宁致远一眼。

昨天自己那么威胁他了,他竟然还能对自己讲出这番话。

看来他也不是不清楚那些流言蜚语。

萧六郎淡淡地移开视线:“还有胆子坐在这里和我说话,不怕引火上身吗?”

宁致远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低声道:“如果没有你,现在被排挤的人就是我。”

宁致远同样也出身寒门,他还不像萧六郎入了某位贵人的眼,没有任何人给他撑腰,如果他被排挤,结果很可能是他自己都在京城待不下去。

萧六郎的成绩比他更好,光环比他更大,吸引了所有人的嫉妒,乃至于几乎没什么人有闲心来排挤他。

“你挺住。”宁致深吸一口气,委屈道,“不然你倒了,下个就轮到我了……”

差点就被他感动的萧六郎:“……”

皇帝过来后,众人全都噤了声。

皇帝看到安郡王的座位,倒也没说什么,他落座后,让乐师奏了《鹿鸣》曲,紧接着所有进士合诵《鹿鸣》歌,最后又钦点了三鼎甲各作一首应景的诗,将学术气氛烘托得极好。

鹿鸣宴的膳食是由御膳房统一准备的,这就比小考以及殿试当日的便饭丰盛多了,许多人一辈子没吃过宫廷佳肴,可能今天是他们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。

尽管天子威压很可怕,可他们还是吃得津津有味,毕竟确实太美味了。

皇帝稍作一会儿便离开了,将现场交给了礼部的官员。

临近傍晚时分,宴会结束,进士们依次离开。

萧六郎与冯林四人一道走出太和殿,刚出去没多久,便有一名太监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:“请问,这位可是萧状元?”

萧六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谁?”

太监笑道:“老奴姓黄,是太子殿下的奴才,殿下听想见见萧状元,还请萧状元移步东宫。”

萧六郎顿了顿:“太子为何要见我?”

太监笑了笑,说道:“奴才只是个传话儿的,萧状元有什么疑惑,可以当面请教太子殿下。”

杜若寒蹙了蹙眉。

太子召见是不能不去的——

冯林倒是很开心:“六郎,太子召见你!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萧六郎点点头,对太监道,“劳烦公公带路。”

太监比了个请的手势:“萧状元,请。”

“你们先回去,不必等我,一会儿刘全会来接我。”萧六郎说罢,与太监往东宫的方向去了。

冯林笑嘻嘻地道:“太子殿下是听闻六郎的才华,想要拉拢六郎的吧?”

不怪他这么认为,实在是太子是宣平侯的外甥,萧六郎像宣平侯的儿子,那岂不是就像太子的表弟了吗?一家人呀!

杜若寒撇嘴儿道:“太子娶了表弟的未婚妻,谁知道太子见了像表弟的人是个什么心情?”

冯林浑身一抖:“呀,把这一茬儿给忘了!”

……

京城,柳家大院。

昔日金碧辉煌的柳府早已被充公,如今的柳家挤在一间破破烂烂的小宅院中,说是柳家,其实已经只剩柳一笙一个主子了,还有个小哑奴与上了年纪几乎干不动的老妪。

顾娇踏进柳宅时,柳一笙正蹲在地上,用一支沾了水的旧毛笔在一块从外头捡来的破石板上练字。

他没钱买纸笔,只能用这种方式练习。

看到院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小身影,他微微惊了一下,眼底闪过一丝难堪与局促,但只一瞬便被一股自嘲所取代。

已经低贱到尘埃里了,还有什么自尊脸面可言?

他继续练字,不理顾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