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九章 教猴(上)(1 / 2)

    道法自然,随心居所。

    灵台方寸山,李长寿躺在那摇椅上,感受着和煦阳光,类似于鹤发童颜的面容上,带着少许笑意。

    西方大兴与他无关,金蝉出世与他何干?

    调教好猴子,并趁机去埋一些钉子,在西游之前搞一波道祖和天道,无论自己输赢、西游劫难存与不存,都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赢了天下太平,输了远遁混沌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孙悟空确实是天生的强者。

    此时刚好是孙悟空上山第一百天,今日前殿讲解经文,这猴子已是能坐定听讲,仔细体会经文之意。

    表现十分突出。

    说起做教猴这般事,除了为斜月三星洞塑造了一个平等、自由、和善的氛围,李长寿暂时没有多做什么。

    孙悟空凭借着十多年在凡俗的磨砺,很快就与师兄师姐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在李长寿默许之下,孙悟空凭借着从师兄师姐那里学来的道法,已掌握了入门的修行法;并在短短半个月内,走过了普通炼气士十年、数十年,都不一定能走过的路径。

    至此,李长寿也不能再看戏下去,必须开始接手引导。

    不然就错过了猴子变强的‘黄金时段’。

    给猴子开小灶的方法,他多的是;今日在大殿讲解经文时,已是完美解决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做了什么?

    其实只是顺势,给猴子一点暗示。

    当时,李长寿讲完了道经道法,便问各弟子可有疑难不明之处。

    有几名平日里表现优秀的‘课代表’弟子开口,问了些常规的经文讲解类问题,李长寿一一为其解惑。

    那悟空终究还是没忍住,主动提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师父!哎嗨嗨,师父在上,弟子能不能打听打听,弟子如今修行的可是长生之法?”

    李长寿面无表情地回了句:“世间无上法,三千大道催,每条大道都可迈入长生之境,靠的是你机缘与造化。”

    悟空哪里听不出,这其实是敷衍了事的话?

    他忙做了个道揖,跪在蒲团上道:

    “弟子并无半点忤逆之意,也不敢妄议大道。

    只是师父,弟子愚钝,这出来已是十多年,尚未能看到长生仙法的影子。

    若师父有法,可否给弟子透个准信儿,弟子也好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”李长寿微微皱眉,“听你话中之意,若是为师没有长生之法,你就叛投别门?”

    “弟子怎敢、弟子怎敢,”悟空拜倒磕头,“弟子没拿半点礼物,师父您就收了弟子,弟子自不是那般没心没肺的生灵!

    只是,师父您……

    弟子就想知,今后长生是有望还是无望,若是无望,弟子先回花果山安排了猴子猴孙,再回来孝敬师父!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“你可知为师多少岁?”

    悟空顿时怔了下。

    一旁有师兄笑道:

    “师弟你自凡俗而来,不知咱们老师之名号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老师乃世间之大能,洪荒行走,自被尊一句老祖,都被喊一声前辈。

    你所羡的那般长生仙人虽不多,但见到了老师,也须得恭恭敬敬,老师一指他们也就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悟空眼前一亮:“哦?当真?”

    “你这猢狲!”

    李长寿当真是被这猴头气笑了,屈指对悟空轻弹。

    悟空眼前顿时浮现出了少许画面,感受到了一股苍冥、古老的道韵,这道韵在天地间存在已悠久岁月。

    这石猴再无疑虑,连连跪拜告罪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修行并非争强好胜,修行乃生灵追寻大道的路径。

    悟空,你入我门时,已是踏上了这条路,而你能走到何处、走到何地,却要靠你自身去把握。

    为师能教你修行之法,却不能帮你度过瓶颈。

    为师能教你去感受大道,却无法将这条大道放到你怀中。

    故,为师并不会对你、对你们,言说什么长生道境,言说如何才能长生。

    你们修的是道,追寻的应当是本真,还归真我,自在安乐,于空冥中寻真意,自迷蒙中探本我。

    可知道了?”

    众弟子齐齐低头称是,悟空也是连连拱手。

    李长寿继续道:

    “既然说到了此处,那就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悟空,你入门中已百日,也算心诚上进,为师看在眼中,自认下了你这弟子。

    今日为师便传你修行之法,你也可自行做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孙悟空嘿嘿笑着:“师父,您教什么、弟子自然也就学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贫嘴卖乖,且听好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我有一法,名为解空之道,参悟空冥之理,时时修正本心,于虚幻见得真实,于真实间明虚幻。

    你可想学?”

    悟空问:“师父,此法多久才可长生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若你感悟够深、修行顺利且不遇瓶颈,五六千年或可长生。”

    “太长太长,弟子还想着能帮那些老猴延延寿元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点点头,又道:“为师还有一法,可照明心性,增进寿元。

    只需时时感悟、多多思索,参悟三四千年,若一切顺利,可得长生。”

    “太长,还是太长!”

    孙悟空眼中满是期待,先是不断赔礼,又问:“师父,可有能几十数百年便得长生的法子?”

    两旁众弟子大多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有弟子忍不住道:“你便是去修魔功,也不可能几百年修得长生道果。”

    “悟空,你莫要惹老师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长寿当场变脸,冷然道:“悟空,你心性浮躁、枯望长生,且向前来!”

    孙悟空哆嗦了几下,但还是快步向前,在李长寿面前跪坐。

    李长寿站起身来,随手招来一支木鞭,在孙悟空的脊背不轻不重地打了三下,训斥道:

    “以此为戒,好生体悟去吧!”

    随后,李长寿身形悄然消散,留下众弟子面面相觑,凑过来对孙悟空一阵数落。

    都在说孙悟空出言不逊、惹怒了老师。

    孙悟空却是嬉皮笑脸,也没什么羞愧之心。

    反倒是,他们都忽略了两个问题。

    其一,猴子说想速成长生仙,然后回去带自家猴子猴孙快活修仙,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意,乃炼气士的忌讳。

    一个是法不可轻传的洪荒传统,一个是如此行事会给师门增添诸多变数,说不定就会惹来业障。

    其二,这群弟子入门时,老师可没问他们要修什么法,直接一本修行法扔脸上,今天甚至还给出了不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啧,老差别待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深,人静,寿安歇。